热门搜索:网页游戏 火箭球赛 热门音乐 黄海军演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淮安记忆 >> 内容

打通南下北上连接线

时间:2021/5/18 10:24:38

4月29日上午,记者驱车来到洪泽区,实地寻访抗战时期的淮宝县委县政府办公旧址。在洪泽区委党史办原主任赵先明的带领下,记者来到朝阳北路1号院落,淮宝县委县政府办公旧址就在这里。眼前两间低矮的小平房,似乎把时光带回了那个充满战火硝烟的年代。

1940年7月,中原局和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共同决定,为接应八路军南下、支援苏中反顽作战,新四军五支队司令员罗炳辉率部向三河以北进军,开辟淮宝地区。

7月底,开辟淮宝地区的部队准备就绪,8月1日举行了隆重的阅兵典礼,进行战斗动员。第二天半夜,部队强渡三河。三河为淮河入江水道,河面宽阔,水流湍急,水深没顶,难以涉水过河,而船只又多被国民党反共顽固派韩德勤的三十三师搜掠至北岸。河北堤高树密,岸边芦苇丛生。南岸罗炳辉司令率部渡河,并于天亮前占领对岸。8月6日,中原局立即派驻盱眙的八路军五纵队二支队六八七团星夜驰援罗炳辉部,开至淮宝蒋坝地区,全歼国民党盱眙县长兼常备旅长秦庆霖部,与新四军五支队八团取得联系后,于13日向西挺进至赵集、南甸一带。14日上午10时,韩德勤部三十三师一个连与“小刀会”千余人围攻新四军五支队八团阵地,被击溃。韩部丢下“小刀会”,向太平集、双沟(现为洪泽区东双沟镇)一带逃窜。16日拂晓,罗炳辉率八团攻打双沟,五支队十团攻打仁和,四支队七团和八路军六八七团赶来阻击,歼敌大部,残敌经岔河、花集、白马湖上逃遁。我军对国民党顽固派作战半个月,韩德勤部三十三师主力被歼两个团,其余逃至运河以东。至此,参加开辟淮宝地区的新四军、八路军与韩德勤部作战告捷,但与韩德勤收买利用的刀会斗争却颇费周折。

淮宝地区的刀会最初产生于1935年前后,为周围渔民自发发起的自卫组织,曾下湖剿过土匪,但不久,刀会遂被地主和豪绅操纵。1938年前后,各地水灾严重,百姓外出逃荒者甚多,刀会难以维持,曾一度解散。

1939年3月,淮阴、淮安等城沦陷,靠近城郊和运河沿线的广大农民处于日伪的残害下。淮宝地区土匪孳生,国民党大批军政人员逃到淮宝地区,老百姓惨遭土匪、日伪军和国民党的践踏。于是,人们开始酝酿筹办“小刀会”,打日军防土匪抗苛捐杂税,保卫家乡。1939年春,盐河以北一带农村率先拉起刀会与日伪军、国民党部队、土匪战斗,影响广泛,许多村庄农民积极响应。1940年春,国民党三十三师和秦庆霖部占据淮宝后,控制乡镇,拉夫抽税,无所不为。一些地方实力派和国民党顽固派相勾结,也趁机拉队伍扩充势力,抓壮丁派粮筹饷,侵犯了一些地方上层人物的利益,于是各地拉起“小刀会”与之对抗。他们以“打日寇,防土匪,抗苛捐杂税,保家卫乡”为口号,30岁以内的男女青年都要参加,大姑娘参加“花篮会”,小伙子参加“小刀会”,不去者罚大洋5元,没钱就拆房拉牛。乡里设“会”,保里置“堂”,风行一时,遍及淮宝各地。由于刀会既没有正确的政治领导,又无严肃的组织纪律,更无严格的军事训练,全凭封建迷信把人们聚在一起,刀会中一些会首逐渐变成了地方实力派,违背刀会宗旨,开始走上歧途。

在新四军五支队开辟淮宝地区之际,韩德勤感到这时再与刀会作对实为下策,便转变策略,由镇压改为收买利用。他答应刀会的一些条件,然后利用刀会散布一系列攻击共产党和新四军的恶毒谣言,制造老百姓特别是妇女、儿童对新四军的恐惧心理,煽动群众仇恨共产党。这样一来,刀会由封建性的群众自卫组织变成封建性反动武装组织,并为国民党反动派所利用。

1940年8月3日拂晓,新四军五支队刚过三河,刀会的哨兵便吹起牛角号示警,此起彼伏,很快传遍淮宝各地。刀会会徒利用青纱帐作掩护,突然袭击驻新集附近的新四军,砍杀通讯员、炊事员多人。国民党暗藏分子、刀会头目孙逊趁势指挥刀会的亡命之徒排成几列,挥舞大刀在阵前冲杀,后边几千会徒黑压压一片,手执大刀,嘴里喊着“刀枪不入”“老祖宗保佑”,全然不听新四军的政治喊话,疯狂冲杀,并动手抢夺我军枪支。万不得已之下,罗炳辉命令部队开枪还击,会徒们一见“刀枪直入”,才知道受了刀会头目“刀枪不入”的宣传欺骗,如鸟兽般散去。罗炳辉让战士原地待命,不许射杀已溃逃的刀会群众。我军从此战中取得了打击刀会反动头子、争取刀会群众的成功经验。为进一步瓦解刀会,罗炳辉对刀会头子采取分化和区别对待的政策,只要刀会头子愿意谈判讲和,他都欢迎。严小六子和罗通义是两个刀会头子,在和新四军作战时吃了败仗,主动认输。罗炳辉请他们吃饭,还同罗通义叙“本家”,并把自己的盒子枪送给严小六子,严小六子回赠一匹战马。这对瓦解刀会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8月6日上午,新四军五支队政治部主任张劲夫在新集召开群众大会,宣传党的抗日政策。一个刀会头子又纠集千余刀会会徒进行破坏。罗炳辉对他说:“你们刀会不是说自己‘刀枪不入’吗?现在就当着大家的面试试,三枪打不死你,我罗炳辉拜你为师。”刀会头子同意了。只见他当场服了丹药,练了一会功,就说:“开枪吧!”罗炳辉下令:“开枪!”结果一枪就把刀会头子打死了,让群众亲眼看到刀会头子宣传的“刀枪不入”完全是骗人的话。但一些反动刀会头子还是横下心与新四军为敌,为协同开辟淮宝地区的八路军五纵队南下先遣队(胡炳云、田文杨大队)从泗阳众兴镇南行进到高良涧附近时,遭到刀会阻击。副营长杨占山和通讯员、司号员去高良涧同刀会谈判,但刀会头目不讲信用,八路军谈判人员刚到,便被他们捆绑起来,不由分说押往洪泽湖边菱角塘之南砍头示众。杨占山大义凛然,沿途向群众宣传共产党的抗日政策。临刑前,他又义正词严地说:“为了抗日,我死而无憾,但两个小鬼刚十六七岁,请你们放他们回去!”但刀会会徒置之不理,三位八路军战士惨遭杀害。消息传到新集后,新四军五支队指战员无不义愤填膺。罗炳辉当即命令八团主力开赴高良涧,严惩刀会的反革命活动。我军刚进到南甸,刀会便从四面围攻上来,我军迅速占据河堤,设置障碍,构筑工事,采取打敌人骑兵的办法,战士站一排、跪一排、趴一排,密集火力,同时射击,冲在前面的刀会会徒纷纷应声倒地,后面的见势狼狈而逃。8月中旬,新四军五支队十团分别在马棚庄和黄集南面的大楚庄击退刀会的围攻。8月23日,又与黄集、盐河、林集、花集一带刀会武装数千人进行决战,我军大获全胜。8月28日,八路军五纵队六八七团进驻朱坝西的龙王庙时,又与刀会发生了一次战斗,这时刀会已毫无士气,被我军迫击炮一轰即散。为韩德勤利用的刀会终于被瓦解。

至此,淮宝地区遂为新四军、八路军所掌控。

作者:不详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版权所有
  • 淮安经济网(www.intha.cn) ©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淮安经济网信息热线:1930160103@qq.com
  • 苏ICP备:050248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