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网页游戏 火箭球赛 热门音乐 黄海军演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淮安作家在线 >> 内容

大雾茫茫 与大雪封路

时间:2021/3/30 10:25:04


□ 刘冉


快乐是什么,也许是一种只存在于懵懂青涩的年纪的专属品。


人总是喜欢夸大自己受过的罪,把那些事件放电影似的一遍遍在脑海重复,逢人就说,抑或自我催眠,却很难记住生活中令人惊喜的小事,比如亲朋间的亲密感情,自己在工作上取得的小进步。后来我觉得,成年人的世界里不会再获得孩童那样纯真的快乐,人一旦走上社会,紧接的“任务”似乎就是找到一个合适的人结婚,然后开始养家糊口,直到你变成上有老下有小的“顶梁柱”,这个人便很难再发自内心地快乐起来。


由此很想记录下我刚从大学毕业走上社会的两年。这两年还是有随心所欲的快乐,这两年是还未变成成熟大人前最后的伊甸园。


这两年,我正好在基层工作。


基层是那种锻炼心态与意志力的场所。唯一的不快便是遇到大雾茫茫与大雪封路,最让人失去前行的动力,雾天、雪天,从来都是对心态的考验,包括夜晚坏了的路灯,前路漫漫的孤独感,无论白天经历过什么,这路上,你始终一个人,我们都很想,遇到一个同路人,谁也不是谁百无聊赖的过客、生活中一时的兴奋剂,而是有共同信念与追求的同伴。


我在涟水“浪费”的大多数时间,都是在银行小小的柜台上度过,每天遇到的所谓“刁民”也不少。从早晨穿戴整齐后开晨会、接解款箱、调阅凭证、调章、开始叫号,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一个网点一天的叫号量大概100多号,两个人均分配的叫号量差不多五六十个,中午拎着搭班柜员的饭盒去食堂吃饭,除了中午30分钟的吃饭时间,没有客户时两人就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那时感觉岁月很慢,自己没有目标,整个人飘飘荡荡,但是不愿考虑将来,一天都在柜台上呆着,头顶有监控,身旁有合规手册,还要在领导随时发问时对答如流,最怕遇到差错,要把客户叫来补救,焦虑烦恼不断,好在下班后,几个年轻人一起吃饭吹牛,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偶尔认识一个喜欢的男孩,和他的相识很自然,仿佛电视剧的桥段,两个简简单单的人,不像到了某个年纪被迫相亲,不像你追我赶地被迫感动,也许一生只会有一次这样的瞬间,相信以后不会出现了,而快乐的那段时光也只停留在那座城市的那些地点,并肩在月下走过的涟州路,夏日伴着蝉鸣的五岛公园,自然,这些也并不会随着我的离开而被带走,人不会带走任何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正像徐志摩诗里写的: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时,所在网点的领导也曾对我抱怨县城的种种弊端,我内心并不能完全接受她的观点,但并不反驳。这样涉世不深的年纪,面对成人世界的道理,我告诉自己要虚心接受,细细揣摩,但我也深知,很多事是否达到快乐的标准只有自己的心才会给出答案。我想他们大约是人到中年,不够快乐,我比他们宽容,至少当下的我大多时候很快乐,很满足这样游荡的生活状态,因为还未到想安定的心境,感觉人生还充满着许多可能,也许以后再不会出现如斯不计后果的状态,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与眼光,哪怕闲言尖酸。


未来不会再遇到大雾茫茫与大雪封路了么?我不知道。但如今的我依然想抓住这一去不复返的“快乐”时光。


(刘冉,淮安市清江浦区人,90后。毕业于南京工业大学金融系,现供职于江苏银行。希望将来的自己还是个文艺范的银行人、拥有理想主义内核的现实派。)

作者:不详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版权所有
  • 淮安经济网(www.intha.cn) ©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淮安经济网信息热线:1930160103@qq.com
  • 苏ICP备:05024815号